Wa-00428

Ten Thousand Times/一万次

Medium: Video | Singlechannel

Time: 6 minutes 56 seconds

2009

 

For 14 hours, the hand-held camera, kept in a fixed position, tries to focus on the letter “+” composed of four rice grains,continuously shooting 10000 photos, which are played in order with a speed of 24 frames per second. In this video, we can find each small error and displacement among the photos that are seemingly the same. The errors derive from the subtle changes occured in the repetitive action.

在持续的14个小时里,手持相机对准四粒米排放成的一个小十字。尽量保持在同一个位置连续拍摄一万张照片。然后把这些照片一每秒24帧的速度按顺序播放。通过视频把看似一模一样的照片的每个误差依次展示出来。这个误差来自人和人体力的逐渐变化。照相机对焦的“十字”和由生活必须品米组成的“十字”在相互重合与对准的过程里透支着我的体力,最终也就造就了这个作品所需要的这种误差。

 

 

Smile-01

51㎡:3# 赵要

2009.12.12 – 2009.12.26

策展人:唐昕,苏文祥

 赵要在他的到目前为止并不算长的艺术经历中,曾一度沉迷于摄影。那是一门将物质和形象如何留驻的技艺,通过对它们的定格以及曝光和显影,得到人们关切的图像。不过,从艺术家开始留意平板扫描技术起,就注定了他并不能成为一个老实的摄影家,他通过摆弄静物随扫描头一起运动,最终创造出那些静中兼有运动痕迹的作品。正是这一探索过程给于自己超越传统关注的鼓励,赵要逐渐开始扩大了自己的兴趣范围。在一系列新的装置作品中,他不再关注像摄影术那样如何显现一个形象,而是让它们如何在作品中沉默,或者退隐,甚至消逝。那些被打磨的发亮的硬币,在去除得以标立国别与价值的形式之后,只留下更本质的基础的形状;花花绿绿的纸币上除了微笑的人物形象,其它区域一律被铅笔涂成死黑;如此,如硬币上抹除了图案只留有形象的对比,这些人物仿佛共处在一个更加公平安静的平台。还有将每天接触到的数字信息用彩色记号笔书写在长长地布条上,每一段长度的色彩即是对生活的丈量。而另一个,间或跳动的时间机器据艺术家说其规律来自网络聊天室,分秒的停顿背后饱含了大量的话语与倾诉的愿望,只是主体不在,仅剩有空洞的数字。